發布時間:2020/09/08作者:admin

志愿者親述:打完兩針國產新冠疫苗是一種什么樣的體驗

目前國內疫情平穩,但秋冬季即將來臨,新冠病毒的反撲就在眼前。傳染病專家曾光、陳唯軍都認為,這會是艱難的一仗。疫苗帶來了希望。

“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有點暈,有種醉駕的感覺”,9月2日,文史學者、時評人十年砍柴這樣描述他接種新冠疫苗后的感受。中國已有2萬多志愿者接種了新冠疫苗,十年砍柴是其中之一。

兩天后,國產新冠疫苗第一次公開亮相。

9月4日-9日于北京舉辦的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國藥集團中國生物和科興生物的兩款滅活疫苗同時展出。

從全球范圍看,新冠確診患者已接近2700萬,并且仍在不斷新增,疫苗的亮相,意味著希望漸行漸近。

“我們現在是兩軍交戰進入了新的回合。第一回合中國疫情清零,打得不錯,大多數國家比較困難?,F在有了疫苗,我們要打第二回合,在病毒的兇惡面貌充分暴露之前,我們還有調整的機會?!?/p>

9月2日晚,和十年砍柴同時參加八點健聞發起的“健聞連線”時,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前首席科學家曾光如此評價當下的疫情防控形勢。

同時參加連線的華大基因傳染病首席科學家陳唯軍,和曾光觀點相近,也認為“我們并不清楚它(新冠病毒)會以何種姿態進行反攻”,而疫苗是應對反撲的武器,他透露中國的新冠疫苗最快可能會在今年12月獲批上市,產能方面,他認為“5-6億劑不成問題”。

進入8月以來,新冠疫苗的熱度持續上升。俄羅斯企圖后來居上,在未開展三期臨床試驗的情況下宣布全球首款新冠疫苗的注冊,那是不是會安全和有效呢?同時,全球多款疫苗進入三期臨床,應該很快就能有比較可靠的結果。但與此同時,香港傳出二次感染病例,未來疫苗的有效性受到質疑。

關注的核心還是:疫苗能不能幫助人類防住新冠病毒?

疫苗接種或有輕微反應

但不應過分夸大

“我愿意去做小白鼠,最大一個原因還是對我們國家的疫苗制備技術有信心,我想像國藥這么大的國企,沒有十足的把握,是不會公開招募志愿者的。其次,我的工作需要經常出差,我覺得打完疫苗以后,至少心理壓力會小一點?!?/p>

十年砍柴分享了自己作為志愿者接種新冠疫苗的經歷。今年7月,他受到一位朋友的邀約,成為了國藥集團的志愿者,于7月22日和8月24日兩天,分別接種了由國藥集團研發的新冠滅活疫苗。

在所有不同的疫苗技術路線中,滅活疫苗是技術最成熟,安全性最高的一種。8月23日,國務院國資委新聞中心官微顯示,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新冠滅活疫苗已于7月22日正式啟動緊急使用,入組接種人數超過2萬人。

疫苗還未獲批上市,為什么能夠進行大范圍接種?華大基因傳染病首席科學家陳唯軍解釋說,中國的《疫苗管理法》規定,任何一款疫苗,在完成二期臨床試驗后,允許對高危人群進行緊急接種。

“包括沖在第一線的醫務工作人員,維持城市基本運轉的工作人員,出國務工及外事人員,他們接觸病毒的風險最大。另外就是老人,因為這次新冠顯示對老年人的危害比較大。通過二期臨床試驗就意味著基本的安全性是得到保證的,這點大家可以放心?!?/p>

而對于大家最為關心的接種體驗,十年砍柴在節目中表示,稍有不適,并無大礙。

“第一針我沒啥感覺,就是有點惡心,在接種的會議室里坐了半小時。打第二針的時候反應大一點,在我開車回家的路上突然有點暈,有種醉駕的感覺,我就特意找了個地方把車停了,瞇了會兒,才感覺好一點?!?/p>

對此,有收看直播的網友表示,自己也接種了國藥集團的疫苗,在一周后出現了心臟不適的癥狀,有些擔心,向兩位專家咨詢。陳唯軍表示,從科學角度看,今天的技術和工藝,疫苗能引起的嚴重不良反應的幾率極低,很多時候或許還有心理感覺因素。曾光也表達了類似的觀點,在他看來,疫苗接種后的不良反應,可以分為一般不良反應和極端不良反應。

“我覺得不要夸大一般的不良反應,比如針眼疼,一般人都有,除了皮厚的人,出現小紅腫啊,低熱啊,影響睡眠啊……另外一方面,我知道的,我們業內有很多專家自己都接種了,有的還是在一期臨床試驗的時候就接種了,這說明大家對疫苗的安全性還是有信心的?!?/p>

中國不爭速度第一

有效才是關鍵指標

既然已經有2萬多人接種了,新冠疫苗什么時候能夠全面鋪開?這是大家關心的另一個問題。

陳唯軍表示,目前國內的疫苗研發正在有條不紊地推進中,快的已經進入了上市前最后的三期臨床試驗階段,這個階段還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對于像“十年砍柴”這樣的三期臨床試驗志愿者,疫苗研發企業需要對他們的抗體進行檢測,根據流行病學數據,分析接種人群和對照人群的差別,最終給出疫苗有效性的綜合評價。

但并不是所有的國家都會遵循這套原則。

8月11日,俄羅斯總統普京高調宣布,俄羅斯成功注冊世界上首款新冠疫苗,完成了對中美兩國的彎道超車。但據了解,俄羅斯的這款疫苗僅僅通過了二期臨床試驗,注冊上市只是應急之舉。陳唯軍表示,人類沒有必要彼此要爭誰第一,安全有效才是第一位的事情,畢竟我們共同的“敵人”是病毒。

“從應急防控的角度來說,有些國家在二期完成后就宣稱上市是可以的,但是效果怎么樣,是否在阻斷流行病的傳染率上有作用,還是要看三期數據。我們不必在意誰最早,不去爭誰第一,只有科學地保護好大家,才是第一?!?/p>

曾光也表示,俄羅斯的做法是一次押寶,更多的是政治考量,但不管怎么樣,真誠希望俄羅斯的疫苗能夠管用。

“因為如果俄羅斯出問題,會影響其他國家的疫苗。但他們這個做法,中國是不會效仿的,你做你的吧,我們祝你好運。同樣的,我希望美國也早日成功,誰先誰后沒有關系,病毒才是我們共同的敵人?!?/p>

陳唯軍透露,按照目前公開的進度來看,中國的新冠疫苗最快可能會在今年12月獲批上市。

“新冠疫苗一共要打兩次,之前有人說加起來要1000多塊錢,我相信用不了,肯定會比這個便宜很多。產量上,光是國藥集團的產能就有3億劑,再聯合我們其它公司,我覺得5-6億劑不成問題,國內應該能夠滿足供應,首先對需要接種的高危人群打了以后,它自然會形成免疫屏障,然后再逐步接種到一般人群?!?/p>

二次感染者不足10人

疫苗仍是最有效武器

另一個很受關注的話題是,香港的二次感染病例。

對于疫苗來說,它的原理就是效仿感染者體內產生抗體的過程,激活人體的免疫機制。而如果一個新冠患者能夠被二次感染,是否意味著抗體本身就是無效的?

陳唯軍對疫苗的保護性效果給出了積極的意見。他表示,疫苗是一個非常有效的公共衛生工具,我們評價疫苗首先要從公共衛生角度,從流行病學大數據角度來看這個疫苗的效果。今天全球有2000萬例以上的的病例了,報道的二次感染數量有限幾例,從這個幾率上看,應該說感染后還是有保護作用的。另外,實際上香港報道的二次感染病例,反復強調了其感染前抗體已經檢測不到,且二次感染是輕癥。單從這個信息看,從好的方面想,不是抗體沒作用,正是可能因為抗體效價低了(檢測不到了),才有可能二次感染,所以這可能從另一個側面暗示了疫苗的有效性。

曾光則認為,二次感染現象在歐洲、美國都有存在,但加起來不到10個。相比于全球2500多萬例的總數來說,比例極小,套用一句老話就是“林子大了,什么樣的鳥都會有”。

“生物醫學里,有這種大數法則。對于任何生物種類來說,只要數目足夠大,例外就會出現。最典型的就是人類的連體嬰兒,它本質上是一個生物多樣性的問題?!?/p>

與此同時,曾光表示,他們也在觀察這些二次感染患者。從流行病學的角度看,他們更關心這些病人身上的病毒是否變異,致病性和傳播性是否更強,但結論并不支持以上的判斷。所以,他請大家放心,這些極端個例并不會影響疫苗的研發進展,也不會改變疫情的防控策略,更不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影響。

反攻即將來臨

別想著能一棍子打死它

盡管眼下國內的疫情還算平穩,但秋冬季即將來臨,新冠病毒的反撲就在眼前。曾光提醒大家,這會是艱難的一仗。

“有這么一個規律,防控越好,易感者比例越高,比如在我們國家,易感者比例最低的也是95%以上,是武漢市。這是成績,也是風險,因為易感者多,就像干柴,來點烈火,引入病例,就有燃燒起來的可能?!?/p>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情況是,根據世衛組織的預測,今年的流感病毒較之往年有很大變化,需要用到新的疫苗組份,這對于原本流感接種率就偏低的中國來說,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再加上秋冬季節高發的肺炎鏈球菌感染,高危人群就更危險了。

“新冠、流感、肺炎鏈球菌,這三種病共同的特點,都攻擊老年人,病死率高。流感和肺炎鏈球菌的主要攻擊對象還包括兒童。但是好消息是,另外兩種病,我們都有現成的疫苗。我建議高危人群一定要接種,老年人、慢性病患者、青少年兒童,還有孕婦、醫務人員,這些都是世界衛生組織點出的流感高危人群?!?/p>

陳唯軍也持有同樣的觀點,在他看來,從去年冬季到今年夏季,新冠病毒的出現連半個流行周期都不到,我們并不清楚它會以何種姿態進行反攻,所以謹慎一些,穩扎穩打是最好的應對策略。

“不要指望一棍子就打死它。對于任何一種新病毒,我們都應該打打停停,逐步掌握它的情況,最后再殲滅它。就像天花一樣,人類和病毒的斗爭過程,就是不斷吸取教訓,見招拆招的過程,這個周期有多長,誰也說不準?!?/p>

“勝算還是很大的,但千萬不要麻痹大意,因為你我他都是易感者?!痹庋a充道。

連線中,曾光也對群體免疫表達了看法?!皻W美學者提的群體免疫,你知道為什么荒謬么?因為提出者太年輕了,歐美傳染病的預防接種比我們早10多年,疫苗比我們多,他們國家像我這樣年齡的科學家,都沒見過麻疹流行起來是什么樣,但我知道啊,1959年中國900萬人患病啊。那時候沒有疫苗,就是群體免疫,成功了嗎?天花流行了1000多年,群體免疫成功了嗎?為什么之前都成功不了,到新冠就能成功呢?有些年輕學者就靠理論想法,數據模型計算,其中也包括拍腦袋。他要是歲數大點,經歷過那些事,可能就不那么想了”。


轉自:新浪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