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9/10作者:admin

全國耗材集采箭在弦上 行業格局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耗材集采大幕已經拉開。

一年多來,有關耗材帶量采購的政策頻出。2019年7月底,國務院辦公廳印發《治理高值醫用耗材改革方案》,提出要完善分類集中采購辦法。今年7月3日,相關部門發布冠脈支架帶量采購相關方案征求意見函,冠脈支架成為首個國家級集采品種。耗材全國集采已經箭在弦上。

回望二十多年來的中國醫改,醫用耗材和藥品的合理價格一直是一道困擾著改革者們的難題。這中間,無論是患者、醫保,還是醫院、醫藥和醫械企業,要在一套方案中能最大程度上兼顧各方利益,并找到平衡點,無疑是極難的事。要知道,每一個政策或規定中的細則,都可能對行業產生巨大的影響。也正是如此,圍繞醫用耗材和藥品價格的拉鋸戰幾乎貫穿了整個中國醫改歷程。

事情正在迎來轉機。2018年3月,國務院機構大改革,頂層設計出臺。同年5月,國家醫保局正式掛牌辦公。眾所周知,在以前的體制里,醫保資金的監管分散在四個部門的手里:城鎮職工、城鎮居民的醫保由人社部管理,新農合由衛計委管理,醫療救助由民政部管理,而醫療服務和藥品價格管理在發改委。國家醫保局的成立,不僅可以使醫?;鸬玫匠浞值墓芾砗驼{控,還可通過超級支付方的身份去做推動行業變革等一系列事情。

手握百姓醫藥衛生支出的“錢袋子”,國家醫保局決定要砍去醫用耗材和藥品價格中的“水分”。首先動刀子的,便是藥價。從2018年開始,國家醫保局先后主導了“4+7”、“4+7擴面”、“第二批藥品國采”、“第三批藥品國采”四次全國性藥品集采。

效果是顯著的。以今年八月的第三批國家藥品集中采購為例,其共產生擬中選企業125家,擬中選藥品品規191個,平均降價53%,最高降幅在95%以上,有的藥品甚至降到了幾分錢一片。

有了藥品集采在前,耗材全國集采也提上了日程。一場關于中國醫療行業的新變革序幕,正徐徐拉開。

地方版耗材集采先行,效果初顯

“長期以來,欺詐騙保、藥品耗材價格虛高吞噬醫?;?、過度治療造成的‘微浪費’等,這些看似平常、‘螞蟻搬家’式的行為積少成多,對醫?;鹪斐闪藝乐厍治g?!?/p>

今年6月,國家醫保局局長胡靜林在深化醫療保障制度改革培訓班上的講稿《讓改革成為醫保旗幟最鮮明的底色》在互聯網上廣為流傳,講稿內容對藥品和耗材價格虛高的問題再一次敲響了警鐘。

為了應對這一現象,國家醫保局從成立之初便肩負重任,從藥價先切入,通過集采取得了部分藥價超9成的最高降幅,堅定了有關部門以帶量采購為主要抓手,推進醫改的決心。

在藥價方面取得豐碩成果后,耗材集采的推進也在不斷加速。截至2019年12月31日,已有13個省市落地高值耗材帶量采購方案。安徽、江蘇兩個省份率先試點,其中江蘇已進行了三輪帶量采購;山西、山東、遼寧、甘肅、湖南、云南、重慶、海南等也先后開展落地探索;京津冀3省市建立以京津冀合作為基礎的北方采購聯盟,形成“3+5”聯合采購新模式……

與藥品集采的結果相似,地方版的耗材集采也取得了不錯的效果。比如從2019年7月安徽省帶量談判議價工作完成情況來看,該次談判骨科脊柱類材料總體平均降價53.4%,單個組件最大降幅95%;人工晶體品類總體平均降價20.5%。按2019年上半年全省骨科脊柱類和人工晶體類產品網上采購額測算,兩類產品年節約資金分別約為3.7億元和0.3億元。

集采的核心是以量換價,因此能否讓醫械企業大幅降價的關鍵點在于是否有足夠的采購量。在這個基礎上,目前可以稱得上耗材帶量采購項目的,主要分為省級、聯盟、市級三大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