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09/17作者:admin

第三批國采全面落地 藥企洗牌開始

帶量采購對藥企的影響可以分為幾部分——未中標國內企業會逐漸從醫院撤出或“淘汰”;未中標跨國藥企的影響較小,帶量采購外剩余的30%藥品份額,再加上藥店、非公醫療等途徑,仍能彌補帶量采購未中標帶來的損失。

而中標企業,尤其是「光腳」企業可以薄利多銷、增厚凈利潤,提升市場份額,但原本所占市場比重較多的,量比較多的,及時以價換量也難以彌補價格大幅下降的損失。

此外,因為帶量采購壓縮中間環節和營銷水分,醫藥流通企業的利潤空間被進一步壓縮,要考慮轉型。

甲之砒霜,乙之蜜糖。上述專業人士表示,生物藥企業、研發能力強的企業,和以藥店和非公醫療為主銷渠道的企業,帶量采購的影響相對較小。

最近,包括山西、江蘇、遼寧、重慶、內蒙古、上海、北京等多地開始掛網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中選結果,意味著其正式進入落地執行前的準備階段。

9月1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主持召開藥品和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工作座談會,研究部署藥品和高值醫用耗材集中帶量采購工作,會議強調,要推動國家組織藥品集采工作常態化制度化開展,要加快擴大集采范圍。

隨著國家組織藥品集采工作常態化制度化開展,一批藥企撤出或“淘汰”,一批藥企提升市場份額,一批藥企考慮轉型,一批藥企的影響較小——某種程度上,藥企的洗牌已經正在進行中。

跨國藥企退場,布局非公市場

以第三批全國集采品種為例,在原計劃采購的56個品種中,仍是口服常釋劑型占主流,占比76%(42種),其他劑型品種數量較小。值得注意的是,有3個注射品種被納入第三批集中采購,與第一批基本持平,未能因為注射劑一致性評價開展而出現較更多的納入。

從競爭格局來看,原研企業參與熱情不高,部分企業主動退場——在47個原研藥企的報價中,共有15個企業的報價高于申報現價。

與之相反,國內仿制藥的競爭十分慘烈,易聯招采網統計數據顯示,188個中選仿制藥品規中,有35個品規降幅大于90%;除了降幅98.72%的石藥歐意鹽酸美金剛片外,齊魯制藥和南京先聲東元的枸櫞酸托法替布片、杭州康恩貝的非那雄胺片等品種降幅也都在95%以上。

據悉,第三批國采國產仿制藥企業申報價格降幅主要集中在70%-90%以上,只有不到20%的品種降幅低于50%。

正如上述專業人士所言,相對于未中標的仿制藥企,未中標的原研企業所受影響較小,其主要考慮到長期對醫生進行學術推廣的品牌知名度,認為保住價格,仍然能在零售市場和帶量采購剩余市場中大有作為,可以彌補失去帶量采購市場的損失,因此在全國集中采購中的參與度逐漸下降。

曾有研究機構測算后認為,對于高份額的非中標原研產品來說,通常能拿到帶量后該品種規模余量的80%。

仿制藥企: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對于原本占有市場份額較多的仿制藥企(穿鞋的)來說,帶量采購中標,也是”慘勝“,因為其在大幅降價后,因為量的漲幅未能抵消降幅,凈利潤大概率降低。

比如,因為帶量采購的影響,抗乙肝病毒藥物市場呈現整體下滑趨勢,尤其是占據絕對位置的恩替卡韋大幅降價,直接影響了其市場存量。數據顯示,恩替卡韋銷售額下滑8.56%,但銷售量上升9.03%,足以證明帶量采購對藥企品種銷售額的影響力。

而對于過去沒有銷量,沒有銷量隊伍又有原料藥的公司,由于集采免掉了他們不擅長的銷售環節,并可以憑借原料藥的又是提高毛利率,可以實現以量換價和利潤增長。

綜合以上考慮,帶量采購的模式下,藥品受到后來者的沖擊,價格的顯著下行。原料藥成本低,經營效率高而具有成本優勢的企業將具有明顯優勢。

此外,隨著仿制藥“高毛利”時代結束,沒有技術壁壘的普通仿制藥將逐漸回歸制造業利潤水平;騰籠換鳥結構調整后,醫保資金的使用效率得以提升,優質的創新藥將獲得快速發展的機會,研發能力強的藥企也會獲得更高的資本估值和政策傾斜。

但需要注意的是,國家醫保局曾發布消息,有關司室召開座談會,就生物制品(含胰島素)和中成藥集中采購工作聽取專家意見和建議,研究完善相關領域采購政策,推進采購方式改革,后續集采品種從化藥延伸至生物制劑和中成藥已經大概率成為必然,生物制藥企業、中藥企業也將面對來自帶量采購的政策影響。


轉自:賽柏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