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布時間:2020/11/23作者:admin

逼近年關!藥品殺價步入關鍵階段!

進入2020年四季度,多元化的藥品采購更加呈現出兩極分化的局面。省級帶量采購如火如荼,常規掛網聯動的動作同樣鋪開蓋地。

從微觀來看,原隸屬于各省衛計委系統的藥品集采部門已經逐步完成整合優化,藥品采購已經從穩字當頭進入快速推進的階段。

目前,全國藥品采購的主流重點,主要圍繞省際聯盟集采的談判與降價,這種采購方式,既可以為未來國家醫保局在藥品采購的頂層規劃方面投石問路,又可以通過兩個不同類別的采購項目,檢驗未來藥品采購區域交易的“純度”。

某省級藥品集采領導的原話講,國家醫保局助推區域交易要有四要素考慮:要有跨區合作基礎、要有戰略伙伴資源、要有組織實施能力、要有主動配合意愿!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藥品采購層面,一致性評價的動態開展,無疑是一種幸福的煩惱。近一年來,許多省份的藥品采購對此類品種經常是被動的打補?。喝珖畹腿∑骄鶅r與本省現行掛網價格取低值作為議價參考的,有采購價格由醫療機構或采購共同體與生產企業直接談判確定的;有填報通過仿制藥質量和療效一致性評價后,以該藥品全國中標(掛網)價的最低價作為該藥品在省平臺參考價格的。最主要的目前主流做法是,地方避開過評品種,主要聚焦非過評品種的帶量采購與掛網。

與此同時,醫保支付標準的確定、原研藥專利懸崖效應、基藥目錄的調整、針對通過一致性評價品種的采購(比如4+7及各地的專項采購)等政策的制定、出臺義價及推進落實。無不受到一致性評價工作進度的影響,一致性評價受阻,其他工作均受阻。

值得注意的是醫保支付標準方面,雖然,目前國家醫保支付標準相關政策并未實質性出臺,但相關配套政策正逐漸從“國家醫保目錄準入”、“國談品種續約”的角度切入,同時,各省也正在加快醫保支付標準的制定。以福建的陽光采購為例,從過去連續兩年的藥品采購直到現在的全省動調,醫保支付參考價格與藥品的最高銷售限價、采購價正形成一個相對契合的價格生態閉環,既有機聯動,同時又持續滾動。窺一斑而知全豹,從這個角度來說,在現階段的過渡時期,各省的醫療機構在結余留用利益刺激的大背景下,正充分撬動醫保支付標準的杠桿,以量換價的積極性不會有絲毫降低。

目前,經過規范調整,國家集中采購與地方集采,會在局部開展方式上有所優化,但以量換價、降價控費的整體思路不會調整,生產經營企業要學會適應。經過三批四輪國家帶量采購,國家對帶量帶預算采購已經不僅僅是有了初步印象,對于用量大藥企眾多的產品,各省將以國家聯采為藍本進行集團采購,用量少及部分獨家、專利藥品將開展議價確標或談判。

同時,備案采購、撮合交易、詢價采購將呈現常態步驟。醫院將擁有采購的話語權和決定權,尤其是在臨床路徑與按病種付費的背景下,資源利用控制將更加嚴格,將講究療效確切的同時醫院將主動參與成本控制。

新形勢下的藥品集中采購,仍然會統籌考慮到國家與地方的性質區分,大概率仍然將繼續繼承分類采購的大原則,劃分充分競爭、直接掛網、議價談判、試點聯盟采購、定點生產等方式,進行帶量采購。值得一提的是,今后的采購目錄將越來越難進。實行藥品集中采購目錄規范化調整已經是大勢所趨。

同時要值得留意的是,在集采結余留用政策逐步推廣下,在有關方面要求的同治療領域產品逐步開始臨床替代的背景下,在臨床路徑與按病種付費的要求下,醫療資源利用控制將更加嚴格,醫療機構在各項運營考核的基礎上,將進一步主動收縮成本。

通過三批四輪國采來看,國家帶量采購充分體現了 從“為用而采”向“應采盡采”的思路,未來過評企業達到 3 家及以上的都有極大可能被納入國家帶量采購。而其它零星的“石頭塊”、“石子”(未過評或基本上過評無望的仿制藥),由省級組織帶量采購或區域聯盟組織開展。

通過上述分析,基本上可以判斷出,國家有關方面對下一步集中采購已經有了大體的方向,目前基本可以肯定的是有關方面仍然希望以省際聯合為主,一方面省級平臺資源相對成熟,另一方面覆蓋的面積能夠迅速擴大。筆者前期曾揣測過,國家帶量采購正在樹立示范效應,省級正與國家形成互相促進的招采格局,如果部分地級市再創新性的單獨搞帶量采購,可能會對整體的藥品及耗材帶量采購格局產生一定的影響。

從目前來看,全力以赴做好第四批國采,然后參照國采藍本再繼續做好省級及地級市的帶量采購,仍然將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即國家和地方先后以試點為主,抓大放小,將大魚收網,起到示范作用。待時機合適,將所有大魚小蝦全部收網,做到交叉無死角多維度價格調整,從而真正形成質量優先、成本優先的醫藥市場新格局。


轉自:新浪醫藥